Mikumo

[雙玄] 奈何緣淺 (上)

HELLO, 大家好,我回來了~ 以師青玄視覺為主的,(單方面的認為)"奈何緣淺"


先有誤會,然後冰釋,HE


建議配搭閱讀賀玄視覺為主的前文: 奈何情深 



「師小公子,這位是黑水集團的主席,賀玄,賀先生。」


當極樂坊的總裁秘書引玉為師青玄介紹今次項目的合作伙伴時,師青玄的腦內炸開了幾個煙花。


「呃…您好,我是師青玄。」他伸手和賀玄輕輕一握,有點抖。


「幸會。」


橫天集團如今在他帶領下主力發展美妝和女...

[雙玄] 奈何情深 (下)

賀玄那天在回家後不久便收到一件海外快遞,打開內裡有幾份薄薄的英文文件和一張手寫的白紙,上面只用紅色墨水寫上龍飛鳳舞的四隻字——離他遠點﹗


沒有署名賀玄也認得那個人的字體,常說字如其人,師無渡的字和他的人一樣,一樣的傲慢輕狂。像多看一秒也會污了雙眼似的,賀玄隨即把那張紙撕了丟進附近的垃圾筒,回來再拿起另外幾份文件慢慢細看……


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師無渡雖無法親自回來,卻不代表他不了解師青玄的近況。他這個從小捧在掌心疼的弟弟,他又怎可能放心得下?


當年他被氣得心臟病發,師青玄的狀況也好不了哪裡去。


事實上一開始師無渡的確沒...

[雙玄] 奈何情深 (中)

只道那天自己是被酒精薰得有點迷糊,當賀玄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竟能哈哈兩聲就上前打招呼,彷若久別重逢的舊友……


他不恨賀玄,始終賀家的慘劇就是哥哥間接做成的。然而在那件事發生之後卻發現自己非常怕他——忽然發現自以為親密無間的戀人竟是帶著仇恨和自己朝夕相對那麼多年,原來一直以來的熱切愛慕竟全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像傻子一樣在他面前演著愛情獨腳戲,就算自己素來再怎樣大情大性,不拘小節,也難以抑制打從心底冒起的寒意。


縱然在明瞭真相以後,對賀玄有萬般愧疚,他的心同時卻也涼透了。


他真的無法再次面對這個人,所以唯有選擇離開。


因...

奈何情深 (上)


謝怜再次見到師青玄時,只覺這個人變了,也沒變。

他還是那個熱情爽朗的少年,炯炯雙瞳明明如昔,神采奕奕地拿著杯酒在酒吧中來回穿梭,一如以往的高朋滿座。

只是…

謝怜看著他,總覺得又有甚麼不同了。



「你叫我來就是要我看這個人發酒瘋?」賀玄剛走進這人煙嘈雜的地方,視線自然而然地落在舞池中扯著謝怜大跳大叫的某個人。很好,一段時間不見,學會來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了。

「不,我是要你來帶他走。」花城抱著臂站在酒吧一隅,瞇著眼看著被師青玄帶著滿場飛的謝怜,手指不住地輕點,顯然耐性正快被磨光。

「我又不是他哥。」賀玄冷嗤一聲,覺得他的邏輯有毛病。

「今晚你帶他走,滾存的利息減半。」...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