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umo

[雙玄] 奈何情深 (中)

只道那天自己是被酒精薰得有點迷糊,當賀玄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竟能哈哈兩聲就上前打招呼,彷若久別重逢的舊友……

 

他不恨賀玄,始終賀家的慘劇就是哥哥間接做成的。然而在那件事發生之後卻發現自己非常怕他——忽然發現自以為親密無間的戀人竟是帶著仇恨和自己朝夕相對那麼多年,原來一直以來的熱切愛慕竟全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像傻子一樣在他面前演著愛情獨腳戲,就算自己素來再怎樣大情大性,不拘小節,也難以抑制打從心底冒起的寒意。

 

縱然在明瞭真相以後,對賀玄有萬般愧疚,他的心同時卻也涼透了。

 

他真的無法再次面對這個人,所以唯有選擇離開。

 

因此他本不想回國的,但看著從小就對自己愛護有加的兄長的身體一直每況愈下,他就明白自己一定要回來完成哥哥的心願——雖然師無渡一直沒有說,但師青玄心裡明白哥哥有多想重振師家的生意。

 

這次回國之前,師無渡耳提面命他要避開賀玄,然而世界就這麼大,若然他一直不回國就罷了,既然他選擇了回去,有些人有些事始終是避不過的,縱然是一盤無法算清的爛帳……

 

就算這世界再小,也不可能這麼小。

 

剛回來幾個月,師青玄全身投入打理生意,聯絡那麼多故人也沒碰上一次賀玄,卻在那天的“意外”後一而再,再而三地遇上他,再看不出這人是刻意跟著自己怕也真是個傻的了。

 

「賀先生。」終於在一天內第五次“偶遇”賀玄卻下意識對他視而不見以後,師青玄在第六次見到他時主動上前和他打招呼。

 

彼時剛買完咖啡,在一旁等待店員沖泡的“賀先生”有點冷漠地望向他,微微點頭示意,算是也跟他打過招呼了。

 

「這麼巧,您今天也是休假啊?」師青玄努力壓下內心一百萬個在緊張時就會溢出唇邊的哈哈哈,勉強自己掛上最溫和客套的微笑地和眼前這明顯不在意被發現,卻又明顯不想理會自己的人寒暄。

 

「嗯。」賀玄微微一點頭,一如既往的冷漠。

 

「說起來真巧,這幾個星期下來,幾乎每天都會遇上你幾次,你說這天底下竟會有這麼巧合的事?」

 

「對,是很巧。」

 

師青玄至此不得不佩服起這人的厚臉皮,難怪當年他這樣憎惡自己也能跟自己同吃同住好幾年,思及此他不禁嘆了口氣,道,「坦白說吧,這些天你一直跟著我幹甚麼?」

 

「那天為何不辭而別?」被揭穿了的賀玄也沒有一點窘態,像跟著師青玄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反問。

 

「啊?」顯然跟不上賀玄異常跳脫的思維的師青玄聽得有點懵,他的那天到底是哪天?這就是他一直跟著自己的原因?

 

「先生,您的咖啡好了。」

 

「你跟我上床那天。」

 

賀玄的聲音不大不小,恰好在女店員遞上咖啡的時候教她聽見了,凝著半空中的手一滯,看看面前這個冷漠英俊的男人,又看看另一邊斯文秀氣的男人,像在瞬間明白了甚麼似的,定定地看著這兩人兩眼放光。

 

賀玄若無其事地接過咖啡,卻仍站在原地,等著師青玄的回答。

 

然而另一廂的師青玄只想就地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當年到底是腦袋進水了還是眼盲了才會愛上這個無賴﹗

 

「那天本就是個意外,要不是我醉了也不會跟你滾上床的,所以你真的不要太在意,哈哈哈哈﹗」終於在咖啡店附近找了個沒甚麼人經過的角落說話,真心覺得那天的事不值一提的師青玄在解釋同時面對賀玄咄咄迫人的目光仍是不住緊張。

 

「你的意思是那天若是其他人也可以麼?」賀玄挑起邊眉,內心非常不悅。

 

「賀玄,我們已經分手了。」聽到此處神經非常大條的師青玄終於搞清賀玄的心理,一臉正色地提醒道。

 

「但你回來了。」

 

「我回來不是為你﹗我為甚麼回來你還不清楚嗎?」師青玄見他仍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就氣,竟忘了緊張,開始如平常一般連珠炮發,「你恨我,我也不愛你了,就算是上了床又怎樣?大家都是成年人,逢場作戲還不成嗎?況且我們從前也不是沒滾過,最後還不是分了手﹗犯得著你這大忙人天天跟著我要負責嗎?」

 

「所以…你不恨我?」顯然重點錯誤的某人。

 

「我有資格嗎?」

 

當年知道真相的師青玄哭著地跟他道歉纏著他說要補償,換來的只有冷冷一句:「你不配。」

 

「師家本就有愧於你和你的家人,當年你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我不怨,也不恨。」師青玄看賀玄的神色就知道他同樣想起了當年那一句話,內心反面平靜許多,「我說真的。我今次回來只想從頭來過,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我早已放下了。」

 

——而你卻仍在原地踏步……

 

這是師青玄最後想說卻沒說出口的。


评论(8)
热度(24)

关注的博客